The Christian Post
周一, 2017年09月18日, 美国东部时间05:05 PM

250位新教领袖联署“新教普世信条” 阐新教核心教义

By 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马丁·路德
(图片:路透社/MOHSIN RAZA)

9月12日,来自全球超过250位杰出的学者、牧师和教会领袖发布了一份神学宣言,肯定宗教改革的基本宗旨。这些新教作者们以此纪念宗教改革500周年,并认为从最好意义上说,该文献是一份“普世”的宣言。

“新教普世信条”(The Reforming Catholic Confession)这份文献概括了包括福音派在内相当广泛的一批新教基督徒自宗教改革以来的神学圭旨。按照休斯顿浸信会大学(Houston Baptist University)哲学系教授、作家杰里·沃尔斯(Jerry Walls)的说法,发布这份宣言的目的是表明全球新教徒在基督教核心教义领域的显著一致。

沃尔斯告诉基督邮报,尽管一些罗马天主教徒抓住新教内部的分派不放,以此攻讦新教,还取笑新教现有33000个不同教派——仿佛整个宗教改革的遗产就是无止境的宗教分裂——这份信条表明基于基督教历史的信仰共识广泛存在。

这份文献的签署者包括许多圣经领域的重量级人物,来自不同的传统,代表超过110个基督教机构,其中有30个是国际组织。

“我就是有了一个念头,认为这可以是切实纪念宗教改革的最佳方式之一,让大家明白宗教改革背后的真意,是什么曾激励着宗教改革者们达成信仰的共识,代表了宗教改革后学们在本质上的合一。”沃尔斯说。

他概括地把这个想法写信告诉几位圣经学者和神学家,全都得到了积极的回应,其中包括伊利诺伊州鹿野市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系统神学教授凯文·范胡斯(Kevin J. Vanhoozer),范胡斯教授曾著有Biblical Authority After Babel: Retrieving the Solas in the Spirit of Mere Protestant Christianity(暂译为“巴别塔之后的圣经权威:回溯纯新教语境下的‘唯独’”)。

Like us on Facebook

沃尔斯是卫斯理派信徒,范胡斯是改革宗的,他俩开始合作,并继续邀请跨宗派的人参与进来,项目的热度越发上升,大家的兴奋劲头溢于言表。

“让我真正感觉到这事可能会有非常重大意义的状况就是,”沃尔斯说,“看到了五旬节派和路德宗来一起寻求共同语言,这真太美好了。”

新教普世信条包含12篇内容,概括了新教徒在基督教基本原理领域的信仰,包括“三位一体的神”、“基督的救赎之工”、“福音”和“教会”等,尤其提到了宗教改革者们的成就。

这些信条之后是25篇“我们为何如是说”的解释性内容,聚焦基督教信仰的关键核心与维度所在。文献经历了多次起草与漫长的修改,尽管没有任何单独的参与方能在其中独立表述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然而各方最终还是在定稿发布时达成一致。

“问题并不是‘这个说法表达了你想要说的一切了吗’,而是‘你能赞同到此等程度的内容吗?’”沃尔斯说。

至于他们为何会选择称其为“普世”信条,沃尔斯说,他觉得重新使用“普世”这个词很重要。

“罗马天主教会自称为‘普世大公教会’(即‘天主教会’,下同),但其实并非普世教会。”他强调,“罗马天主教会是神圣的普世教会的一部分。”

“我们想要澄清,‘普世’的外延远比罗马教会要广阔。我们想要新教徒们明白,当他们真实面对自己的传统、自己的根本,那他们也是‘普世’的。”

这份文献的创制起始于今年年初,沃尔斯正在准备自己的与肯尼思·柯林斯(Kenneth Collins)合著、即将付梓的Roman but Not Catholic: What Remains at Stake 500 Years After the Reformation(暂译为‘罗马的而非普世的:宗教改革500年后还有什么危如累卵’)一书。

10月31日,全世界的新教福音派信徒将纪念宗教改革启动500周年,500年前,马丁·路德将《九十五条论纲》贴在了维登堡大教堂门前,反对罗马天主教会的腐败行为,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贩卖赎罪券。

“许许多多的人一直在问:‘宗教改革结束了吗?宗教改革是个错误吗?’”凯文·范胡斯在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表示。他负责这份文献起始部分的起草工作。

“我想说的是,宗教改革是一次永恒的成就,我们不应该丢失。”

宗教改革并不是“在世界上释放出教理无政府主义和教会分裂的潘多拉盒子,”他强调。

“实际上,新教徒总是认同一些基本的内容。发生的情况是我们在某些事情上有分歧,就像每个家庭里会有分歧一样,当你们有分歧时,你们依然拥有许多共同的东西,而且正因为你们有许多共同点,所以分歧才会看上去更庞大一些。”

新教普世信条的第二条论述“圣经”,而新教徒著名的论述是“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这术语也是罗马天主教会取笑新教徒的话柄,他们认为新教有数万个宗派,原因就是没有了像罗马天主教会这样乾纲独断的权威,对圣经的解释才会五花八门。

“圣经由神通过他的仆人、先知和使徒们说出,是受神启示的启发性话语(参见诗篇119篇105节),是神之光与生命的宝贵自我交流,为成长在知识与圣洁中提供了恩典的途径,要相信圣经的一切教导、遵循圣经的一切诫命,圣经的应许全然可靠,圣经展示的内容全然可敬。”这条论述如是说。

作为母语为英语的人,“唯独圣经”常常被误解,范胡斯告诉基督邮报说,这个短语通常被解释为“只有圣经”,好像在某种意义上是“排除了教会、排除了传统、排除了圣灵。”他说,其实从适当的神学背景来解释就能明白,“唯独圣经”并不意味着上面这些内容。

“宗教改革者们想要阅读圣经,以此与圣徒相通,”范胡斯提到,重要的是路德和加尔文都清楚地表明了他们与基督教正统教义相一致。

“他们之所以要说这个短语的部分理由在于,圣经本身就能引领我们相信圣灵会带领教会进入全部真理中,圣灵不会因为个人的不同解读而抛弃教会。”

范胡斯表示,“唯独圣经”这个短语并不意味着圣经是人们唯一应该查考的话语,而是说神的话语才拥有最高的权威。

他还补充到:尽管如此,新教徒之间也有分歧,甚至有针锋相对之处,这是无法被一并忽略的。

“作为凡人,我们并不喜欢不确定性,但从一定意义上说,我想神对于我们教会还是很耐心的,”范胡斯解释说,“我想,对于这样的一些分歧,神使用这些分歧在我们身上做工,将我们塑造他想要我们成为的那种圣洁国度的样式。”

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系主任、教授,提摩太·乔治(Timothy George)是信条撰稿委员会的联席主席,他说激励着信条撰写者们的动力因素是要呼唤教会的灵命复兴。

乔治告诉基督邮报:“这是呼召教会要成为在一个正以许多不同方式抵挡属神之事世界中的教会,要相信神会在围绕我们的一切风暴之中支持我们。”

信条最后部分声明,作者们的用意是要尊重新教各派传统中的种种差异,寻求主内肢体的更大合一。

乔治说:“我认为,除非我们严肃看待耶稣基督的话语和他的祷告(约翰福音17章),也就是他的门徒将合而为一,以此让世界相信,否则我们就不能成为宗教改革传统中虔诚的基督徒。”

然而不幸的是,许多基督徒并未以仁慈之心相互交流——在互联网时代尤其如此——他们并不以此方式来谈论相互的不同,反而使用商业、公司、政治的语言,而不是信仰的语言。乔治叹息不已。

这份信条想要恢复的是“圣经语言学,”在爱中相互讲论真理,“同样的,这也是呼召悔改。”乔治说。

“这是呼召我们,要意识到与自己相关、在我们内部存在缺陷,我们应该祷告祈求神、圣灵在我们中施行治愈和修复。但我认为,退回到宗派的安逸中、维持现状并不比继续前进更符合属神的安排。”

当下的时代,一些享有盛誉的调研报告总在展示许多美国的青年人,尤其是千禧一代,正在远离教会、抛弃自己的信仰,基督邮报问阿斯博里神学院(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校长提摩太·坦南特(Timothy Tennent):考虑到沉溺在数码屏幕中的当代生活以及美国社会如此分裂的现状,基督徒该如何将这信条贯彻到实践中呢?

“确实,我们生活在一个碎片化加剧、曾经如社会支柱那样的机构越发脆弱的社会,”坦南特在电子邮件中回答基督邮报提问。他与乔治一样,是该信条撰稿委员会的联席主席。

他认为,无论如何,随着千禧一代的成熟,他们会越来越意识到电子交流的有限性,意识到社交媒体的兴起导致了青年人中的孤独感,对那些总是“在线”的人尤其如此。

“因此,我们确实看到了那种对面对面交流的渴望。显然,四目相对时交流,比我们意识到的更多。我们使用数字媒体来连接人,然后找机会与他们面对面。同样,可以在线上找到‘数码化’的信条,我们希望、也鼓励在各种论坛上使用这份信条,以此推动面对面的交流及信条本身的普世性。”坦南特说。

这份文献已经被翻译成法语、韩语、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还有其他几种语言的版本也即将完成。

(翻译:尤里)

相关文章
最受欢迎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