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四, 2016年08月25日, 美国东部时间06:10 AM

科学家:没有科学证据表明有人是天生同性恋

By 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同性恋骄傲游行
(图片:路透社/AMIR COHEN)

随着美国学校里跨性别学生自由问题愈演愈烈,位于尔湾市(Irvine)的加州大学设置了性别中性的厕所。

马里兰州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杰出科学家们在星期一发布的一份长达143页的新报告中指出:没有足够的决定性科学证据能够表明男女同性恋、跨性别人天生就拥有一个确定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

这部报告共分三个部分,刊载在期刊《新大西洲》(The New Atlantis)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精神病学科系的驻校访问学者(scholar-in-residence)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统计与生物学教授劳伦斯·梅尔(Lawrence Mayer)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精神病与行为科学教授保罗·麦克休(Paul McHugh)推翻了认为性取向和性别错乱由自然因素引起的流行见解。

除此之外,学者们还挑战了那些宣称歧视和社交侮辱导致同性吸引、跨性别认同者罹患精神健康问题几率更高的观点。

在第一部分里,该研究报告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能够证明异性恋、同性恋和双性恋是先天固有、与生俱来。

报告深入研究了现有的流行病学调查材料,那些调查都发现基因因素与性取向、行为之间或存在可能的联系。然而该报告指出,这类研究都不能够提供足以证明“指向特定基因”证据。

Like us on Facebook

该报告同时考察了其他可能性的生物学原因,比如胎儿期发育、激素等,但发现证据依然有限。

“对同性恋和异性恋大脑进行研究,确实可以找出一些不同,但这并不表明这些不同是与生俱来的,更大程度是环境因素的结果,既受心理因素影响,也有神经生物学方面的关系。”报告还说,“与非异性恋似乎有关的一个环境因素是童年时候的性虐待遭遇,这会导致几率上升。”

但确实有一些证据表明,性取向是可以变更的。

一项全美从青少年到成年人健康状况的长期研究(the 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 of Adolescent to Adult Health)追踪了1994-1995年间7-12岁孩子的性取向,并在这些孩子成年后的2007-2008年再调查了一次。

该研究发现,在童年时候被报告为同性恋、双性恋性取向的男性被调查者中有80%在后来被认为是彻底的异性恋。与此同时,超过一半在儿童时被认为有双性恋的女性被调查者在成年后完全只受男性吸引。

“这说明性取向是可以变化的,人们会随着成长而改变,”梅尔在上周五接受采访时告诉基督邮报,“也有可能一些被认为是异性恋的人后来变成同性恋,这是双向的。重要的因素是可变化、可调整的,这些事情会随时间而改变。”

该报告同样分析了以双胞胎一致性为关注焦点的相关研究。在他们所关注的研究中,有一份是精神疾病专家尼克拉斯·朗斯托姆(Niklas Långström)和他的同事们所调查的3826例同卵与异卵双胞胎。

在被调查的同性恋双胞胎中,至少其中有一位是受同性吸引,报告发现,被研究案例中只有一小部分是双胞胎双方都受同性吸引。男性中,同卵双胞胎同为同性恋的几率为18%,异卵为11%,女性中,同卵双胞胎同为同性恋的几率为22%,异卵为17%。

“从双胞胎研究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没有可靠的科学证据足以表明性取向由人的基因决定。但确实有证据表明基因会影响性取向,”该报告解释到,“所以‘同性恋是天生如此的吗’这个问题本身需要澄清。实际上没有证据表明任何人,无论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是‘天生’的,如果这里天生的意思是说由基因决定的话。但有一些从双胞胎研究而来的证据表明,某些基因片段确实可能让人增加以后成为同性恋、参与同性恋行为的可能性。”

在报告的第三部分,学者们研究了多份试图找出跨性别自我认同和神经病学差异间关联的研究。

尽管一些研究发现有些拥有与自己生理性征不同认知的人的大脑活动模式不同,学者们还是认为“这些研究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以清楚证明大脑活动与性别自我认同、性意识觉醒有关。那些结论相互冲突、非常混乱。”

“问题并不是简单的跨性别认同之人的大脑与性别认同与自身生物性征一致之人大脑之间的区别,而在于性别认同是否固定不变、与生俱来,在与生物学性别无关的情况下依然具有生物学特性,还是环境、心理因素会在这情况下对培养性别认知有作用,”该报告说,“跨性别认同的成年人在神经病学上的不同之处可能是生物因素,比如基因、胎儿期接触激素的后果,也可能是童年虐待之类心理和环境因素的后果,还可能是这两者结合的后果。”

“没有连续的、长期的或者可预期的研究来探索大脑和成年后成为跨性别认同成年人的跨性别认同儿童之间的关系,”报告继续说,“这项研究的缺位严重限制了我们理解大脑形态或者功能活动区与性别认同不同与生物学性别后续发展之间的因果性关联。”

除此之外,报告也反对那种认为有这种情况的儿童需要遏制其青春发育期或进行变性手术以避免心理健康问题的见解。

报告引用美国精神医学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出版的第五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说明,儿童阶段持续的性别认同错位并不总会延续到成人阶段。

“出生时为[生物学意义上]男性,持续性的[性别认同错位]发生率从2.2%-30%不等,”该报告说,“出生时女性,这种持续性在12%到50%之间。性别认同错位持续时间的科研数据非常少,因为在总人口中,这种错乱的出现比例非常少,但在文献中找到的许多东西可以表明在儿童性别认同错乱的持续与消失这方面,我们还有许多盲区。”

基督邮报向梅尔提问了他对来自左派和保守派对这份报告中某些特定内容的异议会有何种回应。

由于梅尔的合作者保罗·麦克休在过去曾发表过在性别认同、换性手术方面被认为具有煽动性的言论,梅尔怀疑说,这些批评会宣称这份报告发布的目的就是去支持麦克休的偏见。

“并非如此,”梅尔说,“报告里的每一行内容都是我写下或者是我赞同的。这里没有任何偏见。所谓偏见只是在反对科学。”

“我觉得,我们陷入了战火密集地带,在当下环境中尤其如此,”梅尔说,“当科学支持我们的立场时,有时最好还是低调一些。换言之,保守派对这份报告已经有了太多的批判之辞,因为报告没有支持这个或者没有支持那个。关键是让科学自己发声,然后看看他们将如何回应。”

(翻译:尤里)

相关文章
最受欢迎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