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二, 2016年09月6日, 美国东部时间06:43 PM

澳大利亚4岁儿童进行变性 引发社会关注

By 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同性婚姻
(图片:路透社/ELIJAH NOUVELAGE)

澳大利亚一名年仅4岁的儿童得到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的资助,目前正进行变性。许多批评者警告政府,孩子太过幼小,尚不能做出如此决定。

据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消息,新州教育部透露,孩子将是澳大利亚最年轻的变性人。

虽然孩子还未开始上幼儿园,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将使用该部门的安全学校项目(Safe School)帮助这名儿童及其家人。

《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报道称,在一场关于学习安全项目的政府预算听证会上,这名四岁孩子的变性事宜得以让大众所知。

新南威尔士州学校管理副秘书格雷戈里(Gregory Prior)在听证会上称,“我们学校的一些学生正在进行性别转换,目前最小的是四岁。”

“在不违反隐私保护行为准则的情况下,我们有一名明年将上幼儿园的孩子已确定为变性者,”他此前说。 “安全项目是众多列资源中我们唯一能够用来支持家庭和学校配合孩子完成转型过程的资源。”

Like us on Facebook

教育部门未透露这名4岁孩子的情况,诸如他或她的性别。据雅虎消息,这个孩子将在2017年完成整个性别转变过程。

该学区因为支持如此年幼的孩子进行性别转换而受到批评,一些声音甚至来自支持同性恋的人士。

澳大利亚变性权利拥护者者凯瑟琳·麦格雷戈(Catherine McGregor)告诉《每日电讯报》,她对消息感到震惊,并表示需要进行适当的检查,以免造成不成熟的错误。

“我认为任何官方政策的支持对4岁的孩子而言都太早了,”她说。

“虽然一般来说,孩子对自己性别错误认知都是正确的,”她补充说。 “不过,这个部门和所有医生在做这个不可逆转的决定时都要谨慎。”

Cranebrook社区同性恋友好开放教会(pro-LGBT Open Door Community of Christ)同性恋牧师苏珊·帕尔默(Susan Palmer)告诉《每日邮报》,家长和成年人需要更加谨慎,不应过早协助孩子做这样的决定。

“这似乎属实,从我遇到过变性人的情况看,他们很早就觉得事情不对,好像他们的头脑和身体不匹配,”帕尔默女士。 “但要给孩子自由探索自己,而不是由人推动他们。”

“孩子很大程度上受到他们的照顾者、他们的父母的影响,我知道父母可能会过分担心和过分支持,实际上在孩子只是探索而并非真想变成那样的过程中,两种方式都会胁迫或影响孩子,”她继续说。

澳大利亚的医院也报告了因与性别焦虑症相关而寻求帮助的儿童数目在增多。

心理学家迈克尔·卡尔(Michael Carr-Gregg)告诉《每日电讯报》,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Melbourne's Royal Children's Hospital)有250名儿童在进行性别焦虑疏导,其中最年轻的仅为3岁。但是十几年前,仅有1名年轻人曾参加性别焦虑疏导服务。

据悉尼威斯密尔儿童医院(The Westmead Children's Hospital)的一位医生说,性别服务科室的病人数量上涨了三倍。

美国儿科医师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在八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利用公共教育和法律政策推动“性别紊乱正常化”会导致更多的孩子开始转向”性别诊所”,在那里他们会被给予抑制青春期发育的药物。

“反过来,这几乎让他们‘选择’致癌的一生,并有可能考虑在自己健康年轻的身体部位进行不必要的切割,”报告称。

最近一份有来自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两位学者的报告,表示没有足够的决定性科学证据能够表明男女同性恋、跨性人天生就拥有一个确定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此外,这份报道中成年人相信有变性情况的孩子属于另外的性别,并推动他们接受荷尔蒙治疗是不道德的。

报告引用美国精神医学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出版的第五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说明,儿童阶段持续的性别认同错位并不总会延续到成人阶段。

“出生时为[生物学意义上]男性,持续性[性别认同错位]发生率从2.2%-30%不等,”该报告说,“出生时女性,这种持续性在12%到50%之间。性别认同错位持续时间的科研数据非常少,因为在所有人口中,这种错乱的出现比例非常少,但在文献中找到的许多东西可以表明在儿童性别认同错乱的持续与消失这方面,我们还有许多盲区。”

相关文章
最受欢迎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