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二, 2016年09月27日, 美国东部时间02:14 PM

巴西能成为基督教的新生力量吗?

By BRIAN C. STILLER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布莱恩·C·斯蒂勒

巴西幅员辽阔,2亿人口居住在仅仅比美国或中国略小的土地上。亚马逊平原拥有超过700万平方公里未开垦的土地,其物种数量占已知物种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堪称“地球之肺”,漫长曲折的亚马逊河从秘鲁的山岭上起源,奔腾6992公里后汇入大西洋。

这个国家拥有超过150种语言,450多个部落,也涌现了许多英雄的故事:传教士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文明还在早期发展阶段的腹地,生活在原始环境下为当地的语言和方言创造书面文字,然后又将圣经翻译成这种语言,以此为今天的外拓传教做好预备。

今天,这个国度已经成为基督教领袖、教会、运动和传教事工的迷宫,仅仅对其发展程度进行定位与分析的任务也足够让研究者花上几个月的时间。

今年可称得上是巴西年。当然,这里有奥运会的因素。奥运规模盛大,与美不胜收的地平线相伴随的却是依山而建的那些贫民窟、黑帮控制的街区。

巴西政府竭尽所能想要让奥运村里肆流的污水干净起来,让公众视线远离制度性的贫穷与犯罪,但政治上的鬼魅伎俩实在太引人注目,躲不开媒体头条。在这些吸引眼球的比赛进行期间,巴西总统因为被同事们弹劾而下台。一位议员私下告诉我,有人给他们每人200万美元,让他们投票反对罢免案。

在政府管控的国家能源公司,腐败的丑闻登峰造极。不用谈论太多细节,政府已经突破了常态腐败的底线。

Like us on Facebook

这个奇妙的国度和她的人民一路前行走进了现代世界,他们聪明智慧而又有创造力,热忱,也关注内心的属灵领域,但基督教信仰的生命力不应该附属于一个以狂欢节为知名符号的国家,那可是好莱坞都难以想象的享乐狂欢。

第24届五旬节教派世界大会(Pentecostal World Conference)在奥运会结束后举行的,这大会代表全球范围内大约5亿人口的社群:他们被称为复兴论者(Renewalists),包括罗马天主教、东正教和主流新教教会里的五旬节派和灵恩派。这跟我16岁时随家人参加1958年在多伦多举行的第一届五旬节教派世界大会的情形非常不一样。

当时我们在福音派的世界中不受待见。我可以告诉你,当我回答别人的“你去哪家教会”这问题别人会说什么。虽然他们从来没见过我去的教会,但他们很确信我们就是“圣滚派”。尽管身处基督教世界的边缘,但我还是深爱我在萨斯卡通(Saskatoon)的教会,我为自己的牧师父亲而骄傲,迫不及待地想要在沃特罗斯湖畔(Watrous Lake)我们的活水营地跟朋友们会面。我并不是装聋作哑,我知道人们怎么想。

彼一时,此一时。

过去的这个世纪中,教会的历史被重新书写。尽管偶尔会牵扯上异端,但这全球性的五旬节派运动加深了对人和圣灵恩赐的理解,也重写了外拓与转型的篇章。在19个世纪中笼罩在三位一体影子下的圣灵,在教会的大门重新整修并逐渐开启的时候,让自己的教会以全新的思想向生命和能力敞开。

这次世界大会在圣保罗市的伯利恒会议中心举行,全球基督教的格局正在改变,传教的角色也颠倒过来。从一个1930年代意大利五旬节派的分裂开始,今天,教会的组织的模型是非常独特的。“母”教会在圣保罗地区就培育了2200个“子”教会。尽管有些子教会已经比原来那个教会规模更大,但他们的联系依然很坚固,牧师任命依旧由中央的教会派遣,所有教会的财务也都通过中央教会来运作。

在他们的日常计划中,传教和外拓居于重要地位。他们在巴西之外说葡萄牙语的人群中培育教会:现在美国有40家,欧洲有50家。这些向外拓发展的牧师和人群如镜子般反映出巴西教会的活力。这曾经是接纳来自其他大陆传教士的国家,现在已经派出自己的传教人群。今天,从巴西派遣出来的各个基督教派的传道人群总数有3万之多。

欧洲天主教会将巴西殖民化的时候,就像整个拉丁美洲一样,总带着自身成为官方教会的附加条件。在过去,这些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移民反抗新教的侵袭,结果不是导致迫害就是敌意。灵恩派/五旬节派的复兴改变了这个局面。信仰的显著提升即将到来:水涨船高,当属灵大潮涌起,所有的船都会上浮,这也包括天主教,那里也有属灵的更新和改变。

尽管在1950年的时候,巴西因为国教的关系被称为“基督教”国家,当时已经有了5%的新教/福音派。今天,这个数字上升到了30%。四十年内,从5%增加到了30%。

我曾被派遣去的一个教会就身处这样的复杂的局面中。神国普世教会(The Universal Church of the Kingdom of God)被绝大多数五旬节派教会和福音派教会视为不那么正统的教会,因为强调致富以及信徒向教会支付什一奉献时给予祝福回报而颇受异议。尽管该教会的信仰告白看上去相当正统,但其一些实际的做法,与旧约时代仪式、礼仪有着古怪的关联,阻碍其成员感受到由耶稣之死和复活而来的新约信仰的热忱。

基督徒们并无惧麻烦,当福音派们与到公众服务和政治领域时尤其如此。这里的政治正在腐败,绝大多数可靠的消息来源都在说贿选的事情。一个牧师说,在和一位市政官员谈话的时候,有人出20万美元买他的选票。当这位牧师说“不”并给出理由时,这位官员很吃惊,因为这并非常见的回应。在联邦范围内,不管政客们信仰如何,所谓公平游戏都很容易用钱买通。巴西福音派联盟(The Evangelical Alliance in Brazil)和其他方面一起想要公开提升对此问题的关注。但这么做也孕育着危机:认为获得权力就能以基督徒的品德去制订、通过公众政策,但这同样不能让这些人免疫于那些卑鄙的手段,这在由神所授予的职业和呼召中也屡见不鲜。

在南美的中央,有这么一群带着非比寻常愿景的人,他们为神所爱,也被罪所侵袭。这是由神所创造美仑美奂然而又有所污损的画面。这些日子里,请为这些人祷告。在我去往会议现场的时候,要求总统复职的示威者们堵塞了交通。岁月动荡,奥运盛会已然远去。伴随奥运人群、游客而来的收入也已经消耗殆尽。欢庆所带来的兴奋、民族骄傲渐渐褪色成后奥运时代的麻木。

在这个身处后奥运时代的国度里,圣灵正在建立教会,让恒久的喜乐超越了运动员冲过终点那片刻欢乐。竞赛——并非昙花一现——正在继续。

(翻译:尤里)

相关文章
最受欢迎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