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三, 2016年06月15日, 美国东部时间12:13 PM

回应奥兰多惨案的是非对错

By Michael Brown | 基督邮报专栏撰稿人
迈克尔·布朗

911事件刚刚发生,妻子与我就想到她的兄弟道格拉斯曾在世贸中心工作。他会不会罹难了?

悲剧的是,虽然他已经不在那里上班了,但他正好在那里有一个商业活动,所以他与其他3000多人一同遇害,留下妻子和两个小孩子。

4年前,我们神学院的一位学生被伊斯兰恐怖分子暗杀,当时他正在中东的一个穆斯林贫困社区里服务。对我们而言,他就像属灵的儿子一样,在离世后也留下妻子和两个小孩。

所以我是带着痛苦和对此次911事件后本土伤亡最惨痛恐怖袭击事件罹难者的同情之心写下这篇文字。我写下这篇内容,也知道这些人的死亡会在未来日子因为或好或坏的理由被政治化。我们该如何回应这惨痛的杀戮呢?

1.我们的第一反应只能是震惊、悲伤与愤怒。

这些人是在同性恋俱乐部还是在办公室里都不重要。他们都是一样的人,被冷血谋杀的人。无论他们是在异性恋酒吧、运动场或者公园,他们都是被谋杀,没有任何理由。

Like us on Facebook

如果你告诉我,对同性恋行为的惩罚是死,那我也会告诉你,圣经一直以来对所有基督徒犯罪的惩罚都是死(参考罗马书1章29-32节,这也包括背后议论人和嫉妒)。

现在不是指责的时候。

在我们教会工作的一位女性刚刚发消息给我。她曾有过几年女同性恋的生活,常常去那家出事的酒吧。

她写到:“我很震惊。我想我有些朋友也许已经遇害了。”

是的,这些都是家人、朋友和同事,在我们将此次事件政治化之前,我们必须为此哀悼。愿主施恩给伤者,施恩给遇害者的家人们。

2.我们必须更严肃地对待穆斯林恐怖主义,而不要谴责所有穆斯林。

在穆罕默德·阿里的葬礼上,左派拉比迈克尔·莱纳(Michael Lerner)说:“我们不会容忍政客或其他任何人因为几个人的行为而贬低、非难穆斯林。”

就那么几个人吗,也许在全球范围内有2-3亿同情激进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呢?就那么几个人,那几个人就要为911之后28576起致人死亡的恐怖袭击负责,其中还包括为斋月头7天里的60起导致472人死亡的袭击事件负责吗?

有报告表明,奥兰多杀戮的凶手奥马尔·马丁(Omar Mateen)“在2013年和2014年两次成为联邦调查局的目标人物,”而且联邦调查局“在某个时候曾开始对他的正式调查,但随后该调查终止了,因为除了有表明需要进一步调查的证据之外没有任何成果可言。”

同样,圣贝纳迪诺事件的凶手也被联邦调查局错过,导致又一场血案。

与此同时,美国还有许多热爱和平的穆斯林,他们不仅仅同样为暴力事件所震惊,现在也担心自己有性命之忧。

我们必须慎重回应。

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我们必须投入更大的精力和资源将伊斯兰恐怖主义从我们的土地上根除(也许以色列在此领域能对我们有所襄助?),即便这意味着让一些穆斯林觉得不舒服。他们能通过与美国官方积极合作、曝光伊斯兰恐怖主义来展示自己的良好意愿,由此,那些不那么愿意站出来的人就表明了自己需要进一步调查。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将所有美国的穆斯林都妖魔化。

重申一下,我们必须慎重回应。

3.我们必须抨击一切导致暴力的言辞,也不限制言论自由。

说“你们同性恋都是该死的人渣,我替你准备好子弹了”是一件事,说“我将你当成邻舍而爱你,我关注你的幸福,但我相信婚姻只存在于一男一女之间”则完全是另一件事。

不幸的是,在宗教自由已经处在严重威胁下的氛围里,这起可怕的屠杀事件只会带来寒蝉效应,进一步限制我们的自由,敬神爱人的基督徒们会与那些激进、嗜杀的穆斯林被等同看待。

我的一位基督徒同事在推特上写到:“刚刚阅读了奥兰多夜总会恐怖袭击的报道。对此我很悲伤。诶,耶稣啊。”有人回应:“你的所作所为创造了一种将我们视为非人的文化,让人们更轻易就杀害我们。收起你的悲伤、悔改吧。”

在不久之后,你可以预料到政客、记者和社交媒体专家、娱乐明星们将发表比这更激烈的言辞,仿佛那些反对暴力、但教导神视同性恋为有罪的基督徒们参与了对同性恋酒吧的谋杀。

毫无意外,已经有人在我的脸书上说了:“因为奥兰多的悲剧,我谴责你和像你这样的人。因为‘恐同症’,现在已经有50人丧生、53人受伤了,其中至少还有一名警官。你和你这路人每天都在传播仇恨信息,直接导致了这样的悲剧……你可耻!”

我的回答是:“你攻击错人了。每天都有男女同性恋、双性人、变性人社群对我进行死亡威胁和诅咒,但我还是继续传扬神的大爱。”

我们的言论必须被真理和爱所引导。

最近欧盟委员会和微软、Youtube视频网站、脸书、推特等发布一份指导性文件,他们将目标对准了“种族主义、排外以及一切形式的不容忍。”

那“一切形式的不容忍”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按照我自己多年来的记载,号召“容忍”通常会带来对他人极端不容忍的行为。

4.美国的枪支管理显然有问题,但禁枪区也并非解决之道。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相信美国国父们在保障我们持枪权的时候预见到了我们城市内部成为战场,警察的枪械还不如罪犯和恐怖分子。与此同时,正如在美国的许多大规模枪击案一样,奥兰多惨剧发生在禁枪区。

在这两者间能不能找到两全之道呢?如果我们暂时忘记自己的政治观点,靠着常识去讨论安全,那我们就找不到解决办法了吗?我并非这领域的专家,但我不得不相信,一定有更好的办法。

该说的都说了,我们回到话题开始的地方吧。

这是哀悼和痛苦的时候。愿神施恩于美国。我们是一个破碎的国度,亟需恢复和修整。

(翻译:尤里)

相关文章
最受欢迎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