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二, 2017年12月19日, 美国东部时间03:54 PM

华凯怡谈父母保守的抚养以及幼时的骚扰

By Stoyan Zaimov | 基督邮报记者
华凯怡
图:华凯怡脸书

加利福尼亚州森林湖马鞍峰教会共同创始人华凯怡(Kevin Warren)说父母非常保守的抚养,加上小时候受到骚扰以及接触到色情杂志,这导致她年轻时对性非常困惑。

华凯怡正在推广她的书Sacred Privilege(暂译为:神圣特权),她在《今日基督徒》(Christian Today)的采访中谈到她成长过程中经历的一些黑暗。

“我小时候受到骚扰。我不能掩饰这一点,我必须承担起责任,”华凯怡说,她在10月也加入“#我也是”(#MeToo)对话,当时许多基督徒女性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受到的性侵犯和性虐待。

她说她学会了忍耐,“在困难时期坚持下去”的能力“让我在属灵健康的时候成为一个更有效的牧师。事工很难,如果我们要坚持下去,我们必须反省,承担起越来越像耶稣的责任。”

这位大教会牧师华理克的妻子谈到由“非常保守”的父母抚养长大。

“在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的美国哪种保守都有可能,甚至如果一个基督徒家庭来到我们的教会想要加入我们,如果他们来自另一个教派,他们必须重新受洗。人们对事物的定义都非常狭窄。”她描述说。

Like us on Facebook

“但积极的一面是他们爱耶稣,他们在我面前活出自己的信仰。他们使上帝变得有吸引力。尽管要守规矩、不能跳舞、不能穿两件式泳衣等等,我仍然希望与上帝有一段关系。”

12岁或13岁的时候,她在朋友的家中帮助照顾小孩时看到了色情杂志,她说这导致她对性出现“排斥和迷恋”两种反应。

“我在邻居家照顾小孩发现色情杂志,这件事对我的影响怎么说都不为过,部分原因是在我们保守的家中我们不谈论性,加上我们被期望是完美的,不能有任何的跌倒……所有这一切以一种非常有毒的方式汇在一起,让我分裂成两个不同的人:那个爱着耶稣,想成为传教士的好女孩,那个在耶稣面前彻底尴尬的女孩......担心没有资格侍奉耶稣,甚至没有资格成为基督徒,”华凯怡说。

这位基督徒作家说生命中的最低谷是儿子马太在与精神疾病作抗争后在2013年4月自杀身亡。

这是导致她质疑上帝良善的原因之一。

她说:“对我来说真正的挣扎是关于上帝的善良。”

“对我来说,这是比质疑他的存在更痛苦的挣扎。感觉好像我生命中有许多的机会和情况把我带回这个问题:‘上帝,你是良善的吗,如果你不是,为什么我想要信任你,如果你是良善的,当我觉得所发生的事情太痛苦而不能忍受时我该如何信任你,’”华凯怡问到。

这位传道者在教会成为促进心理健康的积极倡导者,指出不像一些基督徒所认为的那样,经历抑郁或焦虑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爱耶稣,或者他们祷告不够。

“许多年来人们一直存在着一种错觉,即任何情绪上的痛苦都是来自恶魔,恰恰相反,科学正在赶上圣经所说的,我们是复杂的人,而大脑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她补充说

“这是对精神疾病的误解。即使我看见今天有了进展。”

在《今日基督徒》的采访中,华凯怡还被问及对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以及支持他的福音派的看法。她说,由于她和丈夫的牧师角色以及她不想疏远任何人的愿望,她希望能够“谨慎”回答,华凯怡只是简单地说基督徒“必须准确地反映耶稣”。

这包括“爱心、同情心、善良,以及对弱势群体、边缘群体、移民、精神病患者和贫困人口的爱。他讨厌种族主义,反对暴力言论、暴力行为,要求我们在世界上成为慈悲以及和解的代理人。因此,这就要求每一位基督徒都要评估他们的政治立场—— 他们所传递的是什么。”

相关文章
最受欢迎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