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五, 2017年06月9日, 美国东部时间08:54 PM

伊斯兰恐怖分子的世界观

By John Stonestreet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John Stonestreet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谁在煽动激进的伊斯兰恐怖分子们?用我们反复重申的那句话来说:世界观很重要。

英格兰曼彻斯特阿丽亚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演唱会上发生的自杀炸弹袭击导致22死50伤的后一天,特朗普总统向罹难者及其家属表示哀悼,也向英国人民表达慰问。

随后,特朗普总统怒斥行凶者:“如此多年轻、美好的无辜生命,在生活、在享受人生时被邪恶的人生失败者们谋杀。我不想把这些人叫做怪物,因为他们会喜欢这个词语,”他说,“他们会认为这是个很棒的称呼。从现在开始,我会称他们为失败者,因为这就是他们。”

总统现在的用词选择并非意外。特朗普的沟通风格当然就是这么不太正统,但也多姿多彩,某些语言学家相信,这反映了总统在纽约长大的环境影响。这风格让他受到成百上千万人的喜爱,我毫不怀疑他短期内不会改变这风格。

绝对有理由把行凶者们称为“失败者”。极端化与政治暴力国际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Radicalization ,缩写为ICSR)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伊斯兰国(ISIS)在欧洲招募的许多新兵都有犯罪前科。被研究的圣战者里有27%是在监狱里被极端化的。

Like us on Facebook

按照《新闻周刊》(Newsweek)的说法:“有些囚犯也想要将从让自己进监狱的行为中拯救出来,转向他们相信是崇高的宗教或事业,而这基本上就是他们暴力天性的又一个发泄口。”

仿佛是在强调最后这点,一份伊斯兰国的招募海报就描绘了一个持枪的青年人,身边则一条标语:“有时,过去糟糕透了的人能创造最美好的未来。”

然而,正因为这种意识形态、假宗教和赝品救赎的大杂烩,我们不应该仅仅停留在把恐怖分子们称为“失败者”这一步上。当人们听到“失败者”这词,带来的印象是没什么能力,或者无法在生活中取得成功。

但驱动伊斯兰国及其扈从的东西并不仅仅是“失败者”这词所能涵盖的。他们活出了自己对神、人类和历史的深层信仰——这信仰不仅仅是误解、错误,而且从根源上是邪恶的,是对神和真理的拒斥。

正如格雷姆·伍德(Graeme Wood)在《大西洋》杂志(Atlantic)的一篇必读文章里所说那样,伊斯兰国和其他所有世界观一样,提供了一个基督教“创造-堕落-救赎-恢复”过程的替代品。唯一的区别是在伊斯兰国的版本中,恢复这块内容里,紧随着似乎更正宗伊斯兰模式之后的还有掠夺和占据土地。

所有这些都是马赫迪(Mahdi)启示中末日决战前的预演,而马赫迪则是“弥赛亚式的人物,注定在世界末日之前领导穆斯林取得胜利。”

将伊斯兰国及其扈从轻描淡写为“失败者”免去了我们理解这些信仰的必要。但如果不能理解这些信仰,那我们就别指望明白到底是什么在驱动像萨勒曼··阿贝迪(Salman Abedi)这样22岁的英国公民还有其他受伊斯兰国鼓动的人成为自杀炸弹袭击者。

更重要的是,这让我们不再肩负传播真理叙事的责任,这围绕创造、堕落、救赎、恢复的叙事——以基督为中心——给予生命而不是夺走生命,让人们去爱而不是堕入自杀的陷阱。

过去四十多年,查克·寇尔森(Chuck Colson)将自己的生命奉献于帮助那些“过去糟糕透顶”的人,让他们创造以爱而不是恨、宽恕而非报复的“最美好未来”。这群人进监狱是也许会就是那些被称为“失败者”的人,但离开时他们有了另一个称号:神的儿女。

现在,所有基督徒都遵循着道成肉身的话语,当然都知道话语很重要。话语塑造着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同样重要的是,话语给予我们洞见,让我们看到世界可能成为的样子。

(翻译:尤里)

相关文章
最受欢迎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