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一, 2015年01月19日, 美国东部时间04:46 PM

为什么因信仰走出同性恋广受争议?(1)

By Sami K. Martin | 基督邮报撰稿人
为什么因信仰走出同性恋广受争议?(1)
(图片:脸书/MCKRAE GAME)

这是第一个有关修正/转换疗法和同性相吸的系列调查。

TLC《我丈夫不再是同性恋》(My Husband's Not Gay)的特别报道引起巨大反应,以及关于同性恋和同性相吸的许多问题。

这个特别报道是关于4位摩门教男性,其中三人已婚,在同性相吸的问题上挣扎不已,但不确认为同性恋。这遭到了很多批评,人们还要求TLC停播该节目。同性恋者反诋毁联盟(Gay & Lesbian Alliance Against Defamation,GLAAD)认为这“很危险”,一个被称为同性恋基督徒的男性提交了一份有12万签名的网上请愿书,请求取消该频道的节目。但是,TLC坚持决定播出节目,摩门教会和基督教界中掀起了关于同性相吸和同性关系的众多疑问。

时机前所未有地巧合,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牧师挺身而出,讨论他自己的婚姻和同性相吸的挣扎。艾伦·爱德华兹(Allan Edwards)已婚,并将于7月迎来他的第一个孩子,但是他也承认,他经常会有同性恋的欲望。他和他的妻子在婚前谈到了这一情况,并决定一起面对这些事情。

“我想,我们都有些选择不去行的欲望,对吧?”爱德华兹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简称NPR)。 “所以对我来说,这不只是宗教是对我很重要,而且与爱我、接纳原本的我的上帝交通,也很重要。”

不同但类似的是,麦克雷·盖姆(McKrae Game)自称为前同性恋者,现在劝告挣扎于同性相吸的人们,将焦点放在加深与上帝的关系上,而不是改变这种吸引上。近日,他接受了基督邮报的采访,谈到了人们对同性相吸的兴趣,走出同性恋的生活方式,以及为什么他感受到呼召,讲出他个人的故事。

Like us on Facebook

以下是基督邮报采访麦克雷·盖姆的编辑记录。

基督邮报:为什么你认为目前有对同性相吸的极大关注和报道?

麦克雷·盖姆:他们[TLC]没打电话给我,或是我认识的任何人说要做节目,我觉得这些人和他们的妻子就是尽力展现诚信,荣耀上帝。就是这样,他们做宗教[摩门教]工作,而我们只是出于恩典驱使的信心。我们并不在宗教中。如果这说是有同性相吸的基督徒男性,肯定看起来不同,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上帝可以通过任何事情工作。神可以通过摩门教工作吗?当然。我想,我们中任何一个都不确定为什么现在这个节目被讨论。同性恋是现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的金牛犊,所以如果同性恋社区不把大楼烧掉,我想这会是很棒的系列节目,并不只是让人们觉得有趣。人们喜欢看到争议,今天想为上帝而活,决定不实践同性恋的人很有争议。

基督邮报:你对那些批评你,怀疑你是否走出了同性恋生活方式的人说些什么?

麦克雷·盖姆:首先,没有任何科学证据支持任何遗传因果关系。我相信,我们有天生的个性,我也相信,我们出生在有罪恶弯曲倾向的家庭,但我不认为,我的肉体迫使我有性行为,而是我的肉体趋向让我有性行为。我曾经是一个园艺师,我从来没有为任何人工作过,我一直有酗酒、偷窃及毒瘾的雇主,当我和他们交谈,他们往往总是和我有同样的成长经历。在我看来,我们之间唯一不同的是,我们如何对环境做出回应。所以,我相信,这是我们对环境的看法、接受和反应的不同,带我们走到了不同的方向。

我发展出同性相吸,而他们则是异性相吸、酗酒、偷盗或吸毒。我不是在敬虔的遗产中长大,但你知道,我和很多伟大的人一起工作,他们有敬虔的遗产,但是最终也有同性相吸的问题……这不一定是遗传的问题,而是对他们所在环境的看法和接受。我和爸爸关系很糟,觉得我姐姐棒极了,这让我在5-12岁时偷偷穿着异性的衣服,试图寻找我是谁……成长到青春期前,这让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要说,直到我接受基督进入我的生命,他开始告诉我,我是谁,读上帝的话语,这告诉我,我是谁。甚至进一步,我和敬虔的男人成为朋友,分享我们的故事,我才意识到我是上帝呼召的男人。天生是同性恋的说法就是人们捏造的故事,他们不愿意诚实地看待他们与其他人生活的比较。他们想看看科学,这样他们可以用其他方式让自己免受责备。这不是说要怪我们的父母......但上帝给我们命名,但是我们却偏离上帝的命名,告诉人们我们是谁。如果我们要偏离上帝,我们就是走在错误的方向。

基督邮报:为什么要说出你的故事?你的目的是什么?

麦克雷·盖姆:上帝要我这样做。我的目的是什么?真的,我觉得对我来说更好的问题是,上帝的目的是什么?这真的要从我将自己奉献给基督后几个月开始说起。一个又一个小事,上帝会告诉我说出我的故事,这样会影响人们的生活。我一直觉得上帝要我诚实、透明和开放,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唯一新鲜的是我写了下来,发布在博客里,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我总是这样分享,就像我在教会里说的那样。有些人被冒犯,不喜欢我说的。我从来不知道有这样前同性恋的事,但后来我走出了同性恋。我只知道,我走在,在我看来,对我的人生有益的方向。我过了三年那种生活,我就是不希望和另一个男人一起变老,我也不希望我自己独自度过余生。虽然我在一个非常不健全的家庭长大,但是我希望一男一女组成家庭。当我和人们一起工作时,我在真诚的地方一直分享。

如果想知道盖姆和他的群体“康复的希望”,请点击这里

请继续阅读基督邮报更多关于盖姆的经历和修正/转换治疗。

相关文章
最受欢迎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