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二, 2017年12月19日, 美国东部时间01:35 PM

一个弥赛亚犹太教徒对圣诞节的反思

By Michael Brown | 基督邮报专栏撰稿人
拿撒勒
(图片:路透社//AMMAR AWAD)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圣诞源自异教吗?在12月25日庆祝耶稣诞生,有错吗?装饰圣诞树对不对?这直接违背了耶利米书10章吗?

作为耶稣的犹太裔信徒(常被称为“弥赛亚犹太教徒,Messianic Jew”),和许多基督徒,尤其是在庆祝圣诞的基督教家庭中长大的那些基督徒们不一样,我并不会过圣诞节。然而对那些庆贺圣诞节的基督徒,我毫无指责,只要庆祝的精神是对的。如果崇拜的是耶稣,是纪念耶稣的降生,那在哪天纪念对我来说关系不大。

确实,圣经上没有哪个节日是纪念耶稣降生的,也没有要我们以后去庆祝这日子的命令。不过那并不意味着后来的教会发展出圣诞传统就是个错误。

当然,有一些传统是负面、有破坏作用的,违背圣经,甚至让圣经教导归为乌有。耶稣曾积极地反对这些传统。但有一些传统则是中性的,还有一些更是积极正面的。如果,那么多年来,基督徒觉得要像纪念弥赛亚死亡、复活一样,纪念弥赛亚的诞生也很重要,这么做有什么不好呢?

确实,有些证据表明耶稣并非12月25日出生,尽管早期教会的领袖们确信耶稣就在那时候出生。

Like us on Facebook

更重要的是,12月25日是一个异教的节日,许多人相信教会把这一天用来庆祝圣诞是向异教投降。尽管这当然是可能的(作为弥赛亚犹太教徒,我和许多基督徒理解教会历史的方式不同),但也有可能情况并非如此。

最近刚刚离世的神学家斯普劳尔(R.C. Sproul,也译史普罗)是这么解释的:“正巧12月25日是罗马帝国的异教节日,与一些神秘宗教有关,那些异教徒是在12月25日庆祝这节日的。基督徒不想要参与那些活动,所以他们说:‘当别人都在庆祝这异教的节日时,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庆典。我们要庆祝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也就是神的道成肉身,耶稣基督的降生。所以,这就成为一个喜悦的节日,是庆祝、敬拜我们神,我们王的日子。’”

整个的福音故事都是关于救赎的,既然神拥有一年中的每一天,那又为什么不救赎原本用于异教崇拜的日子,来使用这日子荣耀主呢?

无论选择这日子的原因究竟为何,既然多少亿的基督徒都把这天当成了弥赛亚降生的日子,如果你愿意这么做的话,那这天就和其他能选择的日期一样是个好日子。

许多信弥赛亚的犹太人是在住棚节(Feast of Tabernacles,Sukkot)庆祝耶稣的诞生(他们称其为Yeshua,约书亚,这是耶稣原本的希伯来名字),一般在9月到10月间。他们相信,有理由支持耶稣是在一年的这个时节诞生的,指出这是在圣经日历上已经设定、在神面前为圣的日子,根据是约翰福音1章14节,说“道(也就是耶稣)成了肉身,住(tabernacled)在我们中间。”

就个人而言,我想这也很奇妙。但我也相信,不去在任何特定的节日里庆祝耶稣的降生也好。在每一天都成为庆祝主降生!

与此同时,既然福音书用了相当篇幅来记述这些重要的事情(历史性的记述在马太福音1-2章,路加福音1-2章,神学性的记述在约翰福音1章),那用以个特别的、一年一度的庆典来对此进行标记,并重新阅读相关经文、歌唱那些熟悉的,比如“普世欢腾”(Joy to the World)颂歌也很好。希望依然鲜活,因为神让独生儿子降世。

当然,我也明白,没有证据表明早期的门徒特别标注了耶稣降生的日子,我也明白在美国早期历史中,庆祝圣诞是被禁止的行为,这主要是清教徒的影响。但重申一下,我相信庆祝圣诞的精神就在于最重要的是什么,问题不在于日期或时间。

那摆放圣诞树呢?这与耶稣降生有关系吗?显然没有。是源自异教吗?有一些证据会支持或反对这样的观点。让每个人自行定夺吧。

这是违反了耶利米书10章2-4节吗?当然不是。

耶利米书这段是这么写的:“你们不要效法列国的行为,也不要为天象惊惶,因列国为此事惊惶。 众民的风俗是虚空的,他们在树林中用斧子砍伐一棵树,匠人用手工造成偶像。他们用金银妆饰它,用钉子和锤子钉稳,使它不动摇。”

这是在说敬拜偶像,仅此而已。这不是说什么在家里放一棵圣诞树。

在CARM网站上是这么写的:“如果有人要向圣诞树祷告或者把树当神祗来崇拜,那这段经文当然用得上。但情况并非如此,或者从来没人用圣诞树这么做过。圣诞树从来不是用来祈求祝福的,也不是放到什么宗教仪式、敬拜的礼节中。尽管圣诞树的起源未知,有很大的争议,这传统似乎最晚也在16世纪的时候,德国的抗议宗改革时就已经出现了。没有证据表明当时的基督徒拿这些树当成节日装饰以外的任何东西。这个传统中没有任何内在的偶像崇拜,没有任何与圣经禁止把树雕刻成假神的禁令有任何违背之处。”

我个人对圣诞树的观点就是这样。如果树只是家庭里有意思的传统,没有什么宗教上的重要意义,那本身就没任何问题。如果有人装饰这树,以此将基督的降生告诉全家,那我也找不到吹毛求疵的理由。

另一方面,如果圣诞树处在高度物质化、被贪婪驱动的圣诞庆典的中心位置,那最好和道成肉身的奇迹(神的子成为肉身的人)区别开,否则我们就会把基督的降生降格为肉欲狂欢的借口。

对我这样的信弥赛亚的犹太人而言,哪怕我不像许多基督徒那样喜欢“圣诞节的精神”,但我也能用非宗教的方式来欢度圣诞(一个让全家团圆的有趣时间),我也赞同其他信徒以神圣的方式把这段时间设为一年的重要时刻。我也很喜欢唱那些专门的圣诞节歌曲。

只要是高举耶稣,那就有自由。

(翻译:尤里)

本文内容版权归基督邮报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发表。

相关文章
最受欢迎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