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三, 2017年09月20日, 美國東部時間09:56 AM

為何一些人被神治愈,另一些則不?

By Michael Brown | 基督郵報專欄撰稿人
邁克爾·布朗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基督郵報或其編輯的意見。)

當前,許多信徒正在為我們所愛弟兄納比勒·庫雷希(Nabeel Qureshi)的逝世而哀痛,他的遺孀和其他親友、家人則以更切身層面經歷其離世的痛苦。這是我們關注的第一焦點所在,所以我禱告祈求神能賜他們安慰與恩典。願神將生命賜予死者,將救拯救賜予病者!

儘管我們要將禱告首先聚焦于庫雷希的家人,我也肯定許多人會問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為什麼他不被治愈?如此眾多為信心充滿的男女信徒為他的治愈而祈禱,為什麼他還因為癌症英年早逝?

對一些人而言,這是個抽象的問題。但對許多人來說,尤其是那些疾病晚期、有不治之症的患者而言,這絕對不是什麼泛泛而談。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怎敢等能視而不見呢?

如下這些問題,顯然會出現在許多人想法。

是不是神在選擇治愈某些人,而不是另一些人?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還能不能帶着信心為治愈而禱告呢?

Like us on Facebook

如果我們相信治愈包含在贖罪中,而且這永遠是神對他兒女的渴望,那為什麼我們在今天看到如此少的癌症被治愈呢?

還有,如果神只是選擇因着癌症來把納比勒(還有別人)接回家,那為什麼聖經里有一些嚴重的疾病與罪和魔鬼相關?這些疾患為何不被視為神的禮物呢?如果我們的疾病是來自神的禮物,那我們又何必找醫生來消除這個禮物呢?

就個人而言,我相信,如果納比勒生在耶穌在世期間,像那些去耶穌那裡尋求治愈的人一樣,他當場就會痊癒。然而,耶穌告訴我們,如果我們信他,那也要做他所做的事情(約翰福音14章12節)。既如此,為什麼在耶穌因着聖靈的作為和我們靠着聖靈的作為之間有如此大的區別呢?

我很明白,耶穌因神而來的異象、神跡和奇跡(比如使徒行傳2章22節)而被認為是獨一無二的。當然,如果他的話是真的(的確如此!),那我們應該在今天看到更多治愈和奇跡。

我們也知道,保羅把生着病的特羅非摩留在了米利都(理由未知,見提摩太後書4章20節),而且他建議提摩太喝一點酒,來治療小疾病(提摩太前書5章23節)。然而,我們還知道,神會通過保羅行各樣的神跡,正如使徒行傳里所記載那樣(還可參見哥林多后書12章12節)。這對他的傳教事工而言是打擊或錯誤嗎,或者,治愈是在正常情況下可以被期待的?

1970年代末,我對五旬節派宣揚治愈和神跡非常懷疑,儘管我是在1971年、自己16歲時就被一個五旬節派教會所拯救。我甚至帶着否認今天依然有治愈奇跡的目標來學習聖經。(是的,我真這麼干過。)

不過在1982-1983年間,在經歷了深層的個人悔改與重生后,我開始見證確有病人被神的大能所治愈。然而在我看來,他們是對經文斷章取義,作為自己信仰的基礎。不過,既然這樣,神又如何治愈他們呢?

為了深度研究這個課題,我將自己博士論文的主題改成了古代閃米特語,焦點就是聖經和古代近東語境下治愈(rapha』)這詞的希伯來詞源。(論文在1985年時于紐約大學完成)。此後,1992到1994年間,我重新修訂了這個課題,盡我所知地重新研讀聖經,為桑德凡(Zondervan)出版社學術叢書中撰寫了題為Israel's Divine Healer(暫譯為:以色列的神聖治愈者,出版於1995年)一書。在整個過程中,我為病患們禱告(看到許多顯著的治愈發生,也有更多的人未被治愈),並閱讀建立信仰的書籍和見證。

這麼多年潛心研究與禱告之後的結論是什麼呢?我認為治愈是神對他順服兒女的理想化意願,而不僅僅是正在禱告的兒女。「主啊,如果你願意治愈,」我們應該帶着這正是他意願的期待去禱告,有時候甚至還要譴責疾病的本源。

既如此,我見過其他可敬的信徒死於癌症嗎?很悲劇,是的,包括一些很親近的人,在為自己的治愈禱告、禁食多年之後依然如此。

我曾為未得復明的盲人禱告過嗎?我曾為不再復聰的聾人禱告過嗎?有好幾次,很遺憾。

然而,我依然相信聖經的見證,因為我的神學理論是建立在神的話語上而非個人經歷上。當我自己經歷過奇跡般的治愈——包括從丙型肝炎中治愈,這病顯然是在我1969到1971年間吸毒期間感染上的,但直到1990年代中期才發作,此後我就被治愈了——我為聖經上屬神的確認而感謝不已。

而且,理所當然的,我會為自己所見證的每一次治愈歡呼(儘管我本人沒有治愈、治愈事工的恩賜),然而我為來自全世界神之治愈與拯救大能的證言歡呼。數量太多了!

但無論我看到其他人被治愈與否,我會繼續為患者禱告,會繼續宣揚神是我們的治愈者。

至於我們的弟兄納比勒(或者因病而去的其他可愛之人),只有神能告訴我們為什麼他(或別人)為何沒有被治愈。我想請你考慮下面這些事情。

你也許會相信,魔鬼是盜賊、謀殺者,因此,在你看來,是撒但殺害了你的弟兄。我懇求你記住,納比勒將他的生命放在神手的保護中,許多人曾為他的治愈禱告並譴責魔鬼。你也許需要為自己的觀點進一步禱告、反思。否則,你又如何能確信魔鬼不會對你下手呢?

你也許相信,神只是想召喚他的兒子回家,因着癌症來凈化他的品格。我想問問聖經中是否有例子說明神會這麼做。而且,為什麼神使用這簡直如同詛咒、罪、惡魔甚至聖經中的魔鬼一樣的疾病呢?為什麼疾病就其本身來說,從來沒有被稱為來自父神的恩典呢?(我不認為約伯的故事或保羅的刺能解答這問題。)

你也許會相信,在某些地方,在某種程度上,患病的人一定有有秘密的罪,否則他們不會被這樣攻擊。不過,如果你有這樣的立場,那就和約伯的朋友們一樣了,神可是在那捲書最後反駁了他們。(你也忘記了想約翰福音9章1-3節這樣的經文了。)也許你不得不遷就認同這樣的神學,以此作為一定程度上的自我保護,因為,如果一個屬神的領袖會生病,你不也會一樣嗎?

也許你會說:「顯然,那些死於疾病的人信心還不夠。」不過呢,那也意味着許多為納比勒禱告的人,包括曾經被神的大能所使用在治愈事工中的人,也都缺乏信心。而且,既然你有那麼大的信心,為什麼你為他的禱告也不成功呢?

人終有一死(除非主在我們身前就再臨),離開肉體就是與神永遠同在那言語無法形容之榮耀、喜樂、美好、完備的樂園了!正因如此,即便現實是所愛之人離開,我們人生中有了巨大的空洞,但死亡依然失去了它的毒刺。

至於本文所提的問題的答案,我想無法說出到底為什麼我們的弟兄未被治愈。

但我可以說:

我們應該帶着治愈的期待為病患們禱告
我們應該繼續請求神將他完全的治愈大能賜予教會,以彰顯他的榮耀和他的善良(我們也應該禱告,請求神幫助我們以配得的方式展示他的奇跡能力,否則我們肉體的慾望就會對此阻礙)
我們應該在疾病與痛苦中感謝神,請求神按照他的目標行出一切事,在痛苦中,我們依然尋求在恩典和耶穌基督的品德中的成長。
我們應該痛恨疾病的毀壞與傷害能力,渴望再沒有病痛的那一天。
無論情況如何,也無論何時何地,我們都應該同時靠自然與超自然辦法來治愈、安慰。
我們應該記住,比身體治愈更重要的是拯救靈魂,改換新心。所以,我們最大的關注應該是贏得那些迷失的人,儘管拯救和治愈同步進行。

重申一下,願神恩典的安慰能惠及納比勒的遺孀和一切在今天為他哀悼的人。願我們看到神在將來的日子興起拯救的大能。願神的仁慈流向這個受傷、瀕死、迷失的世界!

(翻譯:尤里)

本文內容版權歸基督郵報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或發表。

相關文章
最受歡迎
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