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Post
周二, 2017年12月19日, 美國東部時間03:54 PM

華凱怡談父母保守的撫養以及幼時的騷擾

By Stoyan Zaimov | 基督郵報記者
華凱怡
圖:華凱怡臉書

加利福尼亞州森林湖馬鞍峰教會共同創始人華凱怡(Kevin Warren)說父母非常保守的撫養,加上小時候受到騷擾以及接觸到色情雜誌,這導致她年輕時對性非常困惑。

華凱怡正在推廣她的書Sacred Privilege(暫譯為:神聖特權),她在《今日基督徒》(Christian Today)的採訪中談到她成長過程中經歷的一些黑暗。

「我小時候受到騷擾。我不能掩飾這一點,我必須承擔起責任,」華凱怡說,她在10月也加入「#我也是」(#MeToo)對話,當時許多基督徒女性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受到的性侵犯和性虐待。

她說她學會了忍耐,「在困難時期堅持下去」的能力「讓我在屬靈健康的時候成為一個更有效的牧師。事工很難,如果我們要堅持下去,我們必須反省,承擔起越來越像耶穌的責任。」

這位大教會牧師華理克的妻子談到由「非常保守」的父母撫養長大。

「在20世紀60年代到70年代的美國哪種保守都有可能,甚至如果一個基督徒家庭來到我們的教會想要加入我們,如果他們來自另一個教派,他們必須重新受洗。人們對事物的定義都非常狹窄。」她描述說。

Like us on Facebook

「但積極的一面是他們愛耶穌,他們在我面前活出自己的信仰。他們使上帝變得有吸引力。儘管要守規矩、不能跳舞、不能穿兩件式泳衣等等,我仍然希望與上帝有一段關係。」

12歲或13歲的時候,她在朋友的家中幫助照顧小孩時看到了色情雜誌,她說這導致她對性出現「排斥和迷戀」兩種反應。

「我在鄰居家照顧小孩發現色情雜誌,這件事對我的影響怎麼說都不為過,部分原因是在我們保守的家中我們不談論性,加上我們被期望是完美的,不能有任何的跌倒……所有這一切以一種非常有毒的方式匯在一起,讓我分裂成兩個不同的人:那個愛着耶穌,想成為傳教士的好女孩,那個在耶穌面前徹底尷尬的女孩......擔心沒有資格侍奉耶穌,甚至沒有資格成為基督徒,」華凱怡說。

這位基督徒作家說生命中的最低谷是兒子馬太在與精神疾病作抗爭后在2013年4月自殺身亡。

這是導致她質疑上帝良善的原因之一。

她說:「對我來說真正的掙扎是關於上帝的善良。」

「對我來說,這是比質疑他的存在更痛苦的掙扎。感覺好像我生命中有許多的機會和情況把我帶回這個問題:『上帝,你是良善的嗎,如果你不是,為什麼我想要信任你,如果你是良善的,當我覺得所發生的事情太痛苦而不能忍受時我該如何信任你,』」華凱怡問到。

這位傳道者在教會成為促進心理健康的積極倡導者,指出不像一些基督徒所認為的那樣,經歷抑鬱或焦慮並不意味着他們不愛耶穌,或者他們禱告不夠。

「許多年來人們一直存在着一種錯覺,即任何情緒上的痛苦都是來自惡魔,恰恰相反,科學正在趕上聖經所說的,我們是複雜的人,而大腦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她補充說

「這是對精神疾病的誤解。即使我看見今天有了進展。」

在《今日基督徒》的採訪中,華凱怡還被問及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以及支持他的福音派的看法。她說,由於她和丈夫的牧師角色以及她不想疏遠任何人的願望,她希望能夠「謹慎」回答,華凱怡只是簡單地說基督徒「必須準確地反映耶穌」。

這包括「愛心、同情心、善良,以及對弱勢群體、邊緣群體、移民、精神病患者和貧困人口的愛。他討厭種族主義,反對暴力言論、暴力行為,要求我們在世界上成為慈悲以及和解的代理人。因此,這就要求每一位基督徒都要評估他們的政治立場—— 他們所傳遞的是什麼。」

相關文章
最受歡迎
不容錯過